MOOC:未来教育的方向?

January 15, 2013

Tags:MOOC

原文先载于 ifanr

新的一年里,许多人会为自己定下一些学习的目标,可能是掌握一门新外语,或是学会一个编程语言,还是学习一下个人理财。如果大家有这类目标,好消息是大部分的课程都可以在网上找到。

MOOC (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) 是近几年来兴起的网络教学模式。 很多学校都将自己学校的课程录像、课件、参考资料公布在网上。但由于这些课程往往只有“内容”,缺少进一步的交流和反馈,也没有作业和批改。所以很多网络课程的体验远远比不上学校的教学。但去年成立的一些网络教学网站: Coursera, Udacity 以及 edX 正试图克服这个缺点。

以 Coursera 为例,它由两个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系教授 Andrew Ng 和 Daphne Koller 建立。 在一年的时间里,它已经发展到了和 33 个大学合作,共有两百多个课程免费发布在网上。截止到 2012 年 11 月,总共有来自 196 个国家 190 万学生在 Coursera 上注册了课程。这样快速的发展使得 Coursera 成为其他想加入到 MOOC 行列的学校的首选平台。

与之前的网络教学网站不同的是,Coursera 提供半同步的课程和更多的讨论和交流。每周在课程网站上都会推出新的视频教学和作业,作业要求一定在截至日期之前提交,否则就没有成绩,这就像真实的上课 一样,选课的同学更有参与感。在每个课程中,还专门设立板块,让学生们自由讨论,还会有助教回答问题,也增加了学生的积极性。

作为一个盈利性公司,Coursera 如何能发展出成功的商业模式,成为很多人质疑的一个关键点。尽管有来自风投和学校共两亿多美元的投资,但迄今仍未有任何一个 MOOC 平台发展出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。

去年 12 月 Coursera 推出“职业发展服务”,旨在让学生通过 Coursera 平台和招聘公司联系起来。通过对学生所选课程、上课情况以及兴趣等数据的分析, Coursera 会把相应公司和学生做配对,然后给学生发邮件,询问是否对这个公司感兴趣并愿意申请。

每个经介绍的招聘公司会付给 Coursera 一定费用,这些收入的一部分再付给授课的学校。这一套服务的确契合很多上课者的需求(他们上课的目可能就是找一份相关的工作),也同时满足了公司招聘人才的需求。但是实际运作起来,却有很多困难:比如参与的公司有限,或者数据分析会涉及隐私问题等。

就在不久前,Coursera 推出了很有可能是其主要盈利手段的服务:Signature track。学生可以选择支付 30 到 100 美元,完成课程后可获得一个得到认证的学成证书。认证的方式是:

- 通过电脑摄像头拍下学生头像,使用一个有头像的 ID 以确定身份。
- 每次提交成绩时需要同时打特定字符,然后根据打字的“特定模式”来判断是否是学生本人。

尽管 Coursera 作出这些努力,使课程的完成看起来更加正规,但是目前还不能用作替代学分,并且参与的学校也有限。但可以预见的是,在未来的发展中,如果能够网上的课程代替学校的学分,那么 Coursera 会给现在的教育体制带来很大改变。

Udacity 是另外一个快速发展的 MOOC 网站。创始者之一 的 Sebastian Thrun 是 Google 副总裁,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。关于 Udacity 的建立的初衷,Sebastian 提到过说,他之前教授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课,只能有 200 多个学生参与进来。他因此决定将自己的课程、作业、资料免费放在网上,然后发了一封邮件介绍了一下这个网上课程。

令 Sebastian 没有想到的是,共有 16 万人注册了这个课程。受这件事的启发,Sebastian 创建了 Udacity 网站,以免费或非常低的费用提供关于计算机、物理、统计之类的课程。和 Coursera 类似,Udacity 也通过提供与 Coursera 相似的“职业发展服务”,作为其收入的一种来源。

edX 是 MIT 和哈佛大学联合推出的非盈利性 MOOC 网站。两个学校各自投资了三千万美元在这个项目上。与 Coursera 和 Udacity 不同的是,edX 平台会作为开源的软件来开发。其目的更像是一个科研项目,通过这个平台,MIT 和哈佛可以研究交互式教学、学生的认知行为学(考虑到参与上课的人数会达到数以百万记)以及科技如何影响人们学习的方式,其他对想在 edX 上发布课程的学校也可以加入 edX 平台上。目前已经有 UC Berkeley,Wellesley College,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,和 Georgetown University 加入了 edX。

我在 2012 年最后一天,收到了在 Coursera 上授课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的一封邮件,他这样说道:

作为一个大学教授,我认为我们现在在正处在一个’一生只有一次的’教育变革之中,···,在过去的三个月中,我教授的知识比我整个过去的教育生涯还要多。

教育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,我们拭目以待。